氩弧焊机
 
 
     
 
  快速导航
     
  首页 插图作品
         
  吉祥物 广告插图
         
  包装插图 平面设计
         
  作者简介 业内新闻
         
  招收学员 联系方式
         
 
 
抢娱乐,抢土地,主题公园资本博弈背后
 

跟着国家步调来投资,华强叫板迪士尼与环球影视城
抢娱乐,抢土地,主题公园资本博弈背后
国内2000多玩家正饱尝“热钱打水漂”滋味

   “以前,有个洞、有点儿水就是个龙宫了,现在我要彻底摒弃这种做法。”近日,著名导演张纪中在发表“中华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的演讲中表示,他的团队耗时2年,开发创意“西游记”电影和主题公园。

    业界盛传,“西游记”主题公园项目总投资15亿元左右,占地约2000亩,拟落户合肥。不过,直到截稿时间,张纪中手机仍处于关机状态,记者未能从其口中求证相关细节。

    资本潮涌主题公园业此番已是第三轮,而第一轮热潮的始作俑者正是“西游记”为代表的人造景观,那一次,以套牢1500亿资金为代价,全国2000多家主题公园尝到了“热钱打水漂”是什么滋味。

    在本次的资本强攻主题公园热潮中,有以下几波重磅动作,其一,香港迪士尼砸35亿港元扩建;而华侨城抢赶在迪士尼之前,将于8月8日试营业上海欢乐谷项目;美国环球影城在寻找北京投资的突破口;深圳华强集团携百亿巨资将中国版“迪士尼”杀进深圳、安徽、青岛、伊朗、非洲……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轮主题公园投资热并不仅仅是国内投资商的集体发烧,还有境内外热钱的跨国流动。

    投资规模升级的背后是产业经济的金融化,由于主题公园的用地带有资源的垄断性,便使泡沫不仅会极度膨胀而且还很难破灭。

    在这一过程中,拥有土地资源的地方政府把大量的垄断机会以市场化方式待价而沽,跨国公司和“国退民进”资本者的政治博弈技巧就显得非常关键。

    跟着国家步调来投资

    这一轮主题公园投资热从一开始就打上“国家商业主义”的色彩,化解了配套资源限制的问题:

    放眼望去,新建的“主题公园”项目布局都与国家产业升级战略、城市化进程步调一致,除了北京、上海等大都市,芜湖、沈阳、重庆等区域重点城市也都在为主题公园建设写下了纲领。

    “上马娱乐服务业项目是解决大量劳动力就业问题,缓解社会转型期诸多问题的最有效途径,一个高水准和成功的大型主题公园项目对地区经济有明显的拉动作用。”广州旅游协会会长谷训才告诉本报,有了政策护航,眼下企业拿地、银行贷款、项目报批等方面运作要快很多,成本也会低很多。

    在这一过程中,“主题公园投资建设多与商业地产开发有密切联系。由于商业地产具有一定的资源垄断性、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特点,便使主题公园投资泡沫不仅会极速膨胀而且还很难破灭。”香港明珠澳利旅游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张启慧认为,与前两轮主题公园热不同,这一次企业大张旗鼓地进行“攻城略地”,更多带有战略布局、自身产业整合的宏大野心。

    资金不足曾是致命的一锤

    “地方政府和投资者都认为,在中国开主题公园能挣钱。这是个有利可图的生意。”全球娱乐设备提供商Intam in公司的代表说。

    据世界旅游组织的预测,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旅游目的地,每年吸引1.4亿之多的国际游客,占全球国际游客总量的8.6%。具体到中国主题公园,“每年至少有1亿人次的潜力,目前还没有开发出来。”美国著名旅游研究组织E R A (经济研究所)研究员chris Lyoshw ii说。

    20世纪90年代初,华侨城旗下的锦绣中华创造了一年回收1个亿成本的吸金奇迹,既是案例,更是榜样。接下来的十余年时间里,全国相继开发出主题公园多达2500多家(不包括各个市镇新建的中小型游乐场)。

    “中国企业素来有随大流的习惯,主题公园热自是少不了看到人家赚钱就一哄而上的‘跟风者’。”广州恭本旅游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李平说,“2007年,落户芜湖的方特欢乐世界第一年营业,便创下200万人次的游客接待量,相当于九寨沟年营业的十倍;而迪士尼落户香港以后,被认为与其产品雷同的深圳欢乐谷、长隆欢乐世界也继续翻新吸金神话。这类业绩无疑就像像一针强心剂,引得各方投资者入场一博。”

    据其介绍,时下珠三角地区,有多家大型家电企业转战旅游产业,寻找利润增长的突破口。

    遗憾的是,梦想和现实总会有一些落差。据零点公司调查统计,第一轮大潮荡涤后,全国只有不到10%的主题公园尝到赢利是什么滋味,整个行业被套牢的资金高达1500亿。

    在那些相继倒闭者中,包括投资高达8亿元的“福禄贝尔”,也包括央视投资的“唐城”、“三国城”、“水浒城”,还有1999年关门的番禺飞龙世界等等。

    从表象来看,资金不足是最致命的一锤。包括曾经辉煌过的东方乐园在内,都跳不出国有体制经营融资方式单一的‘短板’。“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光从国外引进一套过山车设备动辄就要亿元人民币,而且是一次性投入。结果,国内乐园既买不起最先进的国际设备,也没有能力进行设备翻新。”曾在东方乐园工作过的张启慧这样说,从这个层面上讲,单纯依靠机械设备产品作为竞争武器的乐园与其说是主题公园,不如称之“游乐场”更为贴切。

    细究个中原因,“我跟飞龙世界老板曾面对面长谈两天,不曾想,他的盖棺定论竟是‘龙生龙,凤生凤’。”广东旅游文化协会会长李存修说,主题公园之兴衰与投资者的投资理念息息相关。

    “软实力”贯穿酒店业和主题公园

    “游乐场”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也是制度性的产物。而在全球经济金融化背景下的私有化大潮中,中国也或多或少被卷身其中,各行各业迈入一个“国退民进”的发展时代。

    在主题公园行业,“近年开始,Intam in等全球娱乐设备提供商都允许以担保的方式,让主题公园开发商分期付款设备,或者以‘债转股’的方式共享旅游业利润蛋糕。”张启慧告诉记者,最典型的案例当推上海欢乐嘉年华,其开发商以“分股”为诱饵,无须垫付一分钱资金便吸纳到一大批设备商携带设备进园经营。“当时,几乎香港所有的设备商都涌过来游乐场抢场地,开创了全新的经营模式。其实,现在的主题公园经营模式已经跟商业卖场差不多,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管理等软实力构建起来的品牌实力。”

    这一发展路径颇似中国酒店业。“当全国开始潮涌五星级酒店投资热潮的发展初期,各家酒店都在硬拼豪华的硬件设备,后来发现管理营销成了酒店发展的软肋,才纷纷引进国际酒店管理品牌。”李平说,酒店等商业地产分权买卖后,收益会更高。所以,在中国酒店界经常可以看到,餐饮部和客房部不是同一家公司在经营。而根据旅游组织的统计,分权买卖以后,旅游项目的收益往往会达到15%以上。由此不难理解,华侨城、华强集团等主题公园业领头羊都采取“地产+旅游”的模式攻打天下。

    环球影视城难适应的“中国规则”

    “正是因为主题公园用地在一定程度上带有资源的垄断性,国家有关部门绝不会轻易批准迪士尼、环球影视城等国际品牌的主题公园落户内地。”广州旅游协会会长谷训才说,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迪士尼的进驻可以成为区域经济的发展的引擎,迪士尼确定落户上海,但何时动工还是个未知数。“这类事态的发展其实是错综复杂的政商博弈结果。”

    相比之下,环球影视城进军中国市场远比迪士尼费劲,从2003年开始,美国环球影视城便在寻找落户中国的突破口,后因迪士尼“夺爱”,其从最先锁定的上海转向北京。选址通州、引入北京首旅合资开发……就当公众相信环球影城落户北京通州会是“板上钉钉”之时,通州区委书记王云峰却向媒体表态,该项目“未能获得国务院批准。”

    华强集团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按照国务院的指示,北京的影视城项目必须由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本土企业来承建。而能够跟迪士尼、环球影视城叫板娱乐设备研发技术,拥有完成产业链的企业,在中国甚至全世界,除了华强集团外或许没有第二家。

    而华强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尚总也向本报证实,“目前,正在跟北京相关部门洽谈接手影视城项目的有关事宜。”

    而记者昨日致电香港迪士尼总部,其新闻发言人黄小姐告诉记者,砸35亿港元扩建的香港迪士尼二期工程将于年内动工。跨国公司不愿放弃中国庞大市场由此可见一斑。这样,跨国公司和“国退民进”资本者的政治博弈技巧显得非常重要。

    华强可以代表中国企业对抗迪士尼?

    “华强是以中国五千年文化积定为背景的公司,而迪士尼是以西方文化为背景的公司。这种基本属性的不同带来的是竞争形式和竞争结果的不同。”在华强新闻发言人尚总眼中,华强之所以能够成功将方特欢乐世界这一品牌输出到非洲、伊朗等发展中国家,一方面得益于国家整体的地缘政治交好,另一方面得益于根植中国文化的“变通之道”。

    据其介绍,芜湖方特欢乐世界这一品牌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结合当地风土人情等实际需求,灵活地调整设备生产,而且经营方式也很灵活。

    “比如非洲项目,我们分成世界文化、非洲和中国文化三大园区来设计,整个乐园的品牌输出仅要价2.5亿,相当于迪士尼一项设备的要价。”“接下来,我们在巴西、乌克兰等各国都会尝试布点,国外的专家戏称华强的战略是‘农村包围城市’。”

    从这个意义上说,“投资主题公园实际上是一种文化传播现象。华强和迪士尼的较量实际代表的是两种商业文化的较量。”李存修认为,主题公园倒不失为中国文化向海外传播的有效途径。

    但值得注意的是,“旅游境外投资很容易受到自然灾害、政局、军事等因素影响,抗风险能力较弱。”李存修提醒中国企业,“投资要把握好节奏和宏观判断”。

    在此之前,在全球商业界,由于力量的悬殊,西方商业文化更有发言权。跨国公司刚进入中国时的所向披靡就是这个原因的外在体现。

    当东方文化背景下的公司慢慢成长起来,更加熟悉全球商业环境,拥有更多的力量,拥有更多的发言权的时候,双方的落差就会越来越小,当双方处于平等的竞争层面的时候,东方商业文化就开始发力了。

    “这才是这几年为什么中国本土企业频频击败跨国企业的深层次原因。我完全相信,华强可以代表中国企业对抗迪士尼。”李平说。

时间:2009-08-13
稿源:南方都市报

 

 
 
 
 
 
Copyright 2008 CGT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所有作品版权归唐月辉插图工作室所有
京ICP备05013985号